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导航菜单
 
 
新闻动态
文章正文
搭互联网快车 人人志愿提速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12-06 07:55:31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大赛闭幕式上精彩的文艺演出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陈凤莉/摄

  那是“阡陌学堂”的一堂在线课。小英坐在投影屏幕前,盯着屏幕上的马浩源——赵芸逸请来的“支教老师”——突然哭了起来:“他长得像我哥。”

  上课时间是美国的凌晨5点多。为了给孩子们讲“美国小朋友的生活和爱护环境的行为规则”,马浩源一夜没合眼。但下课后,他还是马上打来电话,和小英聊了很久。

  大山深处的小女孩,和留学美国的高材生,在“阡陌学堂”里有了温暖的交集。

  “阡陌学堂”是赵芸逸发起的在线支教项目,邀请志愿者和专家学者,通过网络视频,为大山里的孩子打开一扇看世界的大门。

  在第三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暨2016年志愿服务交流会上,还有许多项目和“阡陌学堂”一样,搭乘着“互联网+”快车,朝着“人人志愿+”的未来快速驶去。

  “无论如何使用互联网,志愿服务的根本属性是不变的,在用新媒体和互联网服务于志愿服务工作的同时,我们要坚持志愿服务的本质属性,加强管理,通过志愿服务给人民带来实惠,解决社会问题,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。” 作为评委的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理事、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张祖平说。

  “互联网+”催生新型志愿服务形式

  2013年,赵芸逸从华中农业大学土地资源管理专业毕业,加入研究生支教团,前往湖北省恩施州建始县官店镇摩峰中心小学支教。

  摩峰中心小学是一所寄宿制学校。当时在读的211个学生中,有174个留守儿童,20多个单亲家庭孩子。

  “世界”对于这些连县城都没去过的孩子们来说,似乎遥不可及。然而“生活圈子”虽小,孩子们的“脑洞”却大的出奇。“人为什么不会飞?”“武汉有多远?”“立交桥长什么样?”面对这些问题,赵芸逸常常感到“手足无措”。

  他多想带孩子们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  于是,赵芸逸想到了“视频授课”的办法。支教结束后,他回到武汉,组建了阡陌上行团队,和小伙伴们一起创建了阡陌网在线支教平台。

  2014年9月,“阡陌学堂”正式开课。“因为2014年国家出台了政策,规定每个中心小学要有至少一间多媒体教室。所以在线支教课程可以实现。”团队成员李先涛介绍,“目前我们已经覆盖了9所学校,3000多名学生。”

  目前为止,除了墨尔本大学、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等国内外知名高校师生志愿者外,“阡陌学堂”还曾邀请中国工程院傅廷栋院士、央视主持人张泉灵、感动中国人物王百姓等,通过视频为山区孩子授课。

  志愿者们再也不需要跋山涉水,只要有一台电脑,能上网,就能为大山里的孩子送去知识。“开设一个支教点的成本只有16元,买一个摄像头就可以。”李先涛笑道。

  网络改写了“支教”的概念,也让很多志愿服务有了新的方式和内容。

  安徽皖南医学院的“伴你行”失独者关爱之家采取“网络众筹”的方式,帮助有需求的失独家庭筹募资金,用于试管婴儿等手术费用;厦门大学保贝儿童急救知识普及志愿服务项目通过微信、视频等新媒体手段为小朋友传授急救知识;上海师范大学的“智慧老人”公益服务推广工作室,专门教老年人使用智能设备,让老人们“不out”;河南省稀有血液协会的微信公众号“熊猫部落”则聚集了被称为“熊猫血”的稀有血型RH阴性血志愿者,通过微信群传递信息。

  张祖平表示,互联网的运用的确扩大了志愿服务的受益面,提高了服务的传播速度,提高了志愿服务的效率。“本届中国志愿服务项目大赛出现了新型志愿服务形式,在参会代表中引起强烈反响,达到了赛会交流思想、共同提高的目的,也给专家提供了新的研究课题。”张祖平说。

  以前无法实现的志愿服务管理都成真

  刷卡后就可以实时显示志愿者服务地点,自动记录服务时间;除公益功能外,还集团员、保险、医疗、交通、旅游、社交、金融、特惠等8项便民服务功能于一体;本届志交会上,一张“电子义工卡”抓住了许多人的眼球。

  这张“电子义工卡”是深圳智慧型“志愿者之城”信息化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,2013年开始投入使用,打通了志愿服务网上阵地和实体阵地的无缝对接,目前已发放40万张。

  汪克莉是第一批领到“电子义工卡”的志愿者之一。加入义工联10年来,她的服务时间已超过15000小时。“以前厚厚4本义工服务证上手工记录的活动,现在都重新录入了,不会因为丢失就找不回来了。”汪克莉说,现在有了“电子义工证”,刷下卡就能自动记录服务内容和服务时长,还能通过网站实时查询。看着自己100多页的活动记录,王克莉心里美滋滋的。

  今年10月,汪克莉组织了一场“千人操”颈椎公益保健活动,参加人数多达1000余人。“这次活动幸好有了信息化系统,不然前期登记、后期认证,组长得签1000多个名字,还不能及时统计数据。”

  此外,“电子义工卡”还实现了多项功能“一卡通”。“以前办交通卡得交40块钱押金,现在用‘电子义工卡’就可以直接坐车。”汪克莉说,自己出门做志愿者,只带这一张卡就够。

  “用志愿服务管理信息系统加强志愿服务信息的录入、管理、监督、培训、统计、表彰、出具证明等工作。互联网技术使以前无法实现的管理和服务得以落实。”张祖平说。

  “志愿淘”志愿服务供需对接平台也是互联网改变志愿服务模式的典型案例。

 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义务工作者(志愿者)联合会综合部部长李桂宏介绍,“志愿淘”是一个融合了区内26.5万注册志愿者和836支备案志愿服务队的“志愿服务网购平台”。“在佛山,志愿服务的供应和需求都比较多。为了更好对接双方资源,我们结合淘宝和B2B的模式,在原有的信息化系统上增加了一个小栏目——志愿淘。”

  南海区有个麻风康复村,对外十分封闭,很少有志愿资源进入。即使有,也基本是“被安排的一次性探访服务”。“志愿淘”平台上线后,他们的需求被管理员置顶,很快就被爱心之家服务队认领,开始了长期稳定的专业性探访服务。“志愿服务团队可以像‘网购’一样淘项目,需求方只要填写需要什么服务等具体信息,平台会根据大数据对内容进行自动分析,推荐合适的团队。如果觉得不合适,还可以通过管理员进行人工搜索。” 李桂宏介绍,上线至今,通过“志愿淘”实现的志愿服务供需成功对接已经有139例。

  “人人志愿+”是必然趋势

  2012年7月21日,北京特大暴雨,路面瘫痪。

  地铁一号线和四惠线换乘的四惠站里,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乘客。由于没带雨具,他们无法离开地铁站,而一趟一趟的列车还在迅速进站,卸下更多的乘客。站台上已经人满为患。

  “这是我们最担心的情况之一。”北京地铁公司团委副书记吴泽说。“如果不尽快疏散,人越来越多,很容易发生踩踏等群死群伤事件。”

  此时的当务之急,是把乘客疏散出去。工作人员迅速通过“北京地铁”App发布了一条消息,请附近的志愿者来帮忙。很快,大批志愿者赶到,协助地铁工作人员为滞留的乘客发放一次性雨衣,并疏散人群。

  这些闻讯赶来的志愿者,其实都是经常乘坐地铁的普通乘客。“传统的志愿者都是招募团队、培训后到固定地点去服务。但地铁有其特殊性,输出的产品是‘位移’。”吴泽说,“也就是说乘客如果在乘车过程中遇到需要帮助的时刻,有现场的人随时随地帮助他,那效果一定是最好的。所以我们就想在日常乘坐地铁的乘客中招募一支志愿者队伍,让他们乘车时随手帮助乘客,随手做公益,大家帮大家。”

  随着路网加密,地铁几乎覆盖了整个北京城,有地铁站的地方,就有地铁公司的行政体系。于是,“平安地铁志愿者”项目依托地铁行政体系,建立了总队、支队、分队、中队四级管理体系,对志愿者进行管理。乘客通过北京地铁官方App,就能进行志愿者注册。“比如地铁中标识有破损,哪里有垃圾,每名平安地铁志愿者,都可以通过App报送信息,由工作人员紧急赶往现场进行处置。”吴泽说,“报送信息经核实后会给志愿者增加积分,对于积分高的志愿者,会有相应的奖励,比如乘车优惠等等。” 目前,正式注册的平安地铁志愿者已经超过13万人。

  “爸爸妈妈,我去闯江湖了。”12岁的小贺留下这样一张字条,离开了家。焦急的父母报警后,又在“小萝卜公益”App上填写了寻人信息。

  陕西省榆林市“小萝卜公益”是朱钊东创办的公益组织,致力于失踪人口找回、失物招领和便民服务。

  得到消息的小萝卜志愿者们迅速“出击”,到小贺家附近的便利店调取监控。他们发现,小贺曾经在这里买过一把水枪和几瓶矿泉水,然而线索又中断了。

  好在没过多久,一名在旅店工作的志愿者发来消息,说有个孩子独自入住。志愿者急忙带小贺的父母赶过去,看到爸爸妈妈推开门的瞬间,小贺放声大哭。

  在这次成功的寻人过程中,旅店志愿者无疑是最重要的一环,这也是小萝卜公益最大的特色之一——发动广大群众共同参与寻人。“除了专门的志愿者之外,我们还发动了出租车、公交车司机等各行各业群众,他们遍布城市每个角落,能扩大搜索范围。”朱钊东说,“志愿者+互联网+App,把信息传播出去,让人人都加入进来,才能真正发挥作用。”

  许多人知道信用卡消费积分可以兑换礼物,但你知道积分还可以兑换爱心吗?2015年2月,中国农业银行启动了“小积分,大梦想”公益行动,中国农业银行团委李娟介绍,农业银行信用卡持卡人可以通过网页、客户端等多种方式,将自己的消费积分捐赠出来,转换为公益善款。这些由积分转换的爱心资金,将由农业银行的青年志愿者们带到全国各地,用于关爱留守儿童、农民工子女等志愿服务活动。项目创新探索了金融积分捐助公益事业发展的新途径,向社会倡导了“微公益”的理念。

  正如张祖平所说,志愿服务是所有人包括困难群体都可以做的事:“人人公益、人人志愿是我们倡导的目标。”但张祖平同时提醒,志愿服务活动分为基础性志愿服务和专业性志愿服务,基础性志愿服务可以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参与,专业志愿服务则需招募专业志愿者或把普通人培养成专业志愿者。“我们要根据服务对象的需求和志愿服务活动的特点设计招聘办法,要提高志愿服务项目的内在价值和扩展价值。”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6 革创公益